马来西亚中文钓鱼网

缅甸海山

Dec 12, 2010

这趟的缅甸海山钓程是临出发的两个星期前决定的,话说当天在鱼具店遇见钓友Agus,他说有个重要会议要开不能去了,一时口庠的我突然说那由我代他去,没想到他竟道好,一月中才刚从马尔代夫钓鱼度假回来,三月又要去缅甸钓鱼,别开玩笑了,还是先请示太坐,不然她一个心情不好,把大门锁头换掉我麻烦就大了,没想到太坐竟然爽快答应,真是让我感动得眼泪都快流下来。 由于大伙都已买好了机票,我只有孤身上路到晋吉机场再与大队会合,到达晋吉机场众人已恭候多时了,由沉底与铁板钓组成,一众十三人浩浩荡荡的往Ranong过一夜,昔日再上钓鱼船向缅甸出发。 早上八点半我们就踏上钓鱼船,不过因为淡水的关系我们拖到十一点多才能到缅甸办签证。此行我只带了几套铁板装备,只因我的终极目标是用铁板钓上一条正真的大物,午夜十二点到达第一个钓点,每位钓友极几乎都钓到天亮,但钓况并不理想,沉底钓只有几条小鱼,铁板方面也只有我钓获一条大眼金骨和两条东哥,我有一次很强烈的鱼讯,手上的天龙PE3-5配上屎得拉8000SW根本不堪一击,刚咬饵时鱼讯并不是很强烈,当我打了两三次钓时,它就像东哥一样摇头晃脑的跟着上来,阿冲过来问了一声:怎样!需要帮助吗"?我还说不用只是一条小鱼,到了还有十几米线时它才开始醒觉似的往外头冲,线一直出个不停,用手轻微的按着线轮也阻止不了它的去式,好不容易等到它停止,是还击的时候了,拼命的扬着我的铁板杆,企图让它转回头,可是那只能让它又在冲十几米,最后钓杆突然弹回了回来,一切回复了平静,收上来查看那里出了问题,原来是四百磅的铁板钩绳断了,唉!只能怪自己运气不好,之后在船边晃铁板的小雄也有一剂强烈的鱼讯,也是断子线收场。早晨和下午的钓况也是惨不忍睹,铁板钓全军覆没,沉底钓也好不了多少,只有几条鱼获,不过那也只是上得了椅面上不了台面那种。 五点过后钓况渐渐转好,沉底钓手开始钓上几条五六公斤的红宝石,铁板钓手看到这情景也拼命的晃铁板,当时海流很强,我用了320克快沉型铁板也敲不到底,
最后把两枚铁板接在一起,重量提升到500克铁板还要漂到很远才勉强敲底,不过还是没鱼肯上铁板的当,好累呀!没办法不休息一下,去看看沉底钓况如何,哈哈!他们已钓了两大篮子的红宝石,看来我们遇上了鱼群,此时正是用铁板钓宝石的大好时机.再下铁板时海流已减弱,320克的铁板已可敲底,我把铁板成献得很慢,希望懒惰的红宝石会追咬,收线十五圈后没咬讯敲底再晃,同样重复了几回,突然钓杆狠狠的拗了下去,也不管是何东东,连续扬了几下杆收几圈线后再扬几下杆才感到强烈的拉扯力,请上来的一条十七磅的红宝石,个人铁板钓红宝石记录鱼,那对我来说是很有意义的,之后再用同样手法骗上两条红宝石,一条脱了钩,过后再没鱼肯上铁板的当了。 回看沉底钓的成绩,他们又钓多两篮子的红宝石,看来红宝石正在开大食会,沉底钓手的鱼饵正好成为它们的桌上宴, 宴会办到午夜才停止,沉底钓手们钓上无数的红宝石,从四公斤到九公斤不等。黎明前一群东哥正渐渐靠近我们的鱼船捕食被灯光引来的小饵鱼,被铁板钓手发现,纷纷拿起轻型铁板钓具应付,三个晃铁手,一个小时内就晃上两篮子的东哥,我用重型铁板打算攻中下程水域,希望有大物乘机猎捕东哥,但不管是上中下程却都是东哥的天下,我没有跟它们做无胃的纠缠,因那不是我此行的目标。今天没风,海上一片平静,真是热得要人命,海流又强,使用320克的铁板才可敲底,最后只有一条四公斤的黄鳍鲔来慰劳一下,三点左右我们看见水滚现象正渐渐靠近我们,像是东哥在捕食饵鱼的杰作,我用轻型铁板钓具做远程攻击,它竟然上当咬饵,上当的是一条两公斤左右的黄鳍鲔,难怪挺有拼劲的,钓了两条算是解一解我的铁板钓瘾就算了。旁晚时分船长说气象局报告外头起风了,我们最好在这过夜等候气象局的报告再另做打算,晚上果然起风了,不过风浪不大,并没有影响我们钓鱼,有群黄鳍鲔已静敲敲的靠近我们的船,让lik给发现了,这群大眼鲔虽然只有两到四公斤,不过胜在数量庞大,可是轻型铁板的好对手,晃铁队露了一手铁板绝技,纷纷把它们请上船做客,我用轻型铁板钓具钓了几条黄鳍鲔之后又故技重施的用重型铁板装备攻中下程水域,看有无大物在附近围捕这群黄鳍鲔,从没晃过铁板的Ling看我们晃得不亦乐乎都忍不相跟冲借了一套轻型铁板钓具和我们一起晃了起来,刚开始Ling还没掌握铁板钓的技巧加上没鱼看上他的铁板,所以不到半小时就成献疲态,直到有鱼接二连三的咬上他的铁板时他已爽得不知道累了,幸运的他还无意中晃正在黑暗中守猎黄鳍鲔的犬齿鲔,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最后那条犬齿鲔也被不明大物咬得稀巴烂,不然要以轻型铁板钓具打败十几公斤的犬齿鲔也需费一番功夫,第二条十多公斤的犬齿鲔是lik用轻型铁板钓具击败的,让他直呼过瘾。黄鳍鲔评评咬上铁板,沉底钓手们却没有动静电较手汤米静敲敲的换上大型的两钩钓组,钓饵是一条接近一尺的飞鱼,不到十分钟就有一条十多公斤的犬齿鲔报到,轻轻松松就请上船来,沉底队看到此情景,纷纷换上大型钓组,飞鱼当饵,就这样钓况完全转换,沉底队纷纷钓上十多公斤的犬齿鲔,晃铁队则只能钓获黄鳍鲔,看来狗始终是喜欢吃肉多过吃铁,总结今晚的成绩,十四条十二到十七公斤的犬齿鲔,一条十公斤的黄鳍鲔和无数条两到四公斤的黄鳍鲔,我因坚持铁板钓儿只有几条黄鳍鲔进帐,Nelvin以沉底钓个人就干掉五条犬齿鲔,安东尼则以一条十公斤的黄鳍鲔两条犬齿鲔和无数的黄鳍鲔而成为今晚的两大杀手。从开钓到今天早上和下午的钓况从没好过,稀稀落落的只有几只小鱼儿搅搞局,等到傍晚钓况才会好转,我的两条中型金线也是那时段咬上铁板的。风越来越大了,虽然还有很多黄鳍鲔捕食被船上的照明灯吸引而来的鱿鱼,不过还是有很多钓友因晕船的关系而在用餐后做短暂的休息,只有lik和小雄在用铁板钓取黄鳍鲔当饭后甜点,今晚的最后一条鱼是由小雄用铁板钓收获的,那可是一只真正的大狗,重四十四公斤,成为此次真正的狗牙杀手。风浪越来越大,船长提议回缅甸近海钓些食用鱼,我们也没有异议,就这样我们旁晚就底达缅甸附近的岛屿,我们也钓够了,今晚没人想钓鱼,我们只钓些青目当佐料做杀西米,喝酒聊天到午夜,就这样结束这趟的缅甸海山钓程。

作者: Leshoe